皇家利华开户-19116O8888O-微信同步

 10月24日,“后疫情时期的经济高质量发展:面向2025年的中国经济——《经济研究》创刊65周年·《经济学动态》创刊60周年学术研讨会” 中国特色经济学的知识体系与学科发展圆桌论坛在北京召开。

  中山大学副校长李善民在会议上提出,面向学术前沿的问题,实际上也是我们国家重大战略的问题,包括区域发展的问题,三个面向还是我们学科建设,不管是理论经济学还是应用经济学都是一定要考虑的。

  李善民从三个方面谈及当今中国特色经济学知识体系和学科建设。

  第一,现在整个经济学的学科建设要强调三个面向:面向国家重大战略需求,面向学术前沿,面向区域经济社会的发展。

  他提到,因为我们现在很多时候,像中国社科院目标非常明确服务国家战略。但是大学学科建设更多是服务学校前沿,好像在这两者之间有矛盾,事实上是统一的。因为面向国家重大战略需求,我们现在谈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我们要有什么样的理论来指引,这就是我们要考虑的。像现在讲的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究竟怎么构建。前边刘伟校长提了九个方面,这是我们面向国家重大战略的需求。接下来我们理科,刚刚黄所长也谈到了600多个卡脖子工程,其实现在芯片问题,芯片既是国家重大战略需求,同时怎么解决芯片,也就是一个学术前沿问题,实际上并不矛盾的。刚刚李稻葵教授讲的非常好,政治与经济的关系问题,在中国与西方国家是一样的。郑教授说中国改革开放以来,都已经西化,但是我们的制度一直没有。所以这么多年我们的制度还是中国人的制度,你看看制度是没有什么变化的,但是我们研究怎么把中国的制度特色体现出来,一定是具有中国特色的。所以我们要把面向学术前沿的问题,实际上也是我们国家重大战略的问题,包括区域发展的问题,三个面向还是我们学科建设,不管是理论经济学还是应用经济学都是一定要考虑的。我们现在在评社科基金、自然基金时候链条太长,所以绩效关系这些是存在问题的。所以我们还是要面向国家战略、社会经济当中重大的问题来做研究。

  第二,学科发展。这是我们做经济学研究的,还是要入主流、出思想、走出去。因为我们的主流问题,整个国家主流问题,确实是我们政府、社会面临的问题,包括总书记讲以人民为中心的思想,我们怎么样解决贫困问题,这些都是我们要研究的重大的主流问题。第二个是出思想,我们现在的研究基本上比较规范,采用西方的规范模式,才能国际化。方法上现在都已经在规范。但是也有一个问题,方法上边我们现在部分学者出现一个问题,就是在家里面找点资料分析,其实对社会问题不是很了解,没有做调研,很多时候出不了思想,只能拿其他的东西验证一下,还是有一部分的文章拿到西方的理论、中国的数据验证一下。但是事实上我们说西方是以资本为中心,我们是以人民为中心,西方的市场经济非常发达,我们现在市场经济还不发达的情况下,这些验证这些理论是不符合中国的。

  第三,走出去。我觉得我们中国的理论现在走出去这一块,讲中国的故事讲的不是非常圆满。所以这块我也支持李稻葵教授他们在国外注册一些杂志来发我们自己的文章。因为西方的杂志接受我们的文章,还是以他们的价值观和他们的方法来判断我们,我们还是要有自己的发出自己的声音。

abcd4 的头像

楼主订阅回复提醒

我面带笑容、因为我热爱工作’‘我充满自信、因为我做的最棒’用我最真诚的微笑来迎接每一位顾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