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宝大酒店总汇-19188206669微信同步

美国大型摩托车生产商哈雷戴维森(Harley-Davidson)9月24日宣布将退出印度市场。尽管在印度当地设立了组装工厂,但无法扭转哈雷在印度市场上低迷的表现,最终决定撤退。

  美国总统特朗普一直对哈雷摩托车赞赏有加,针对印度对哈雷征收的高关税,特朗普不惜数次亲自出面干预,甚至还在与印度总理莫迪的通话中专门提及此事,不过,现在看来,特朗普的这些努力都于事无补。

  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国际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中国与南亚合作研究中心秘书长刘宗义表示,虽然当前印度市场上出现了新的动向,有利于欧美资本进入印度,但印度经济民族主义的势头还在上升,印度并不会就此为欧美企业敞开大门,而是会继续通过各种手段,向印度本土企业倾斜,给予特殊的优惠和扶持。根据机动车信息平台MarkLines的最新数据,2018财年(2018年4月~2019年3月)印度摩托车产量达2450万辆,销量达2118万辆。

  反观哈雷,截至2020年2月,在进入印度市场将近10年后,共卖出了2.5万辆摩托车。2019财政年度,其在印度的总销量不到2500辆。

  换言之,哈雷在进入印度市场后,每天销售的摩托车仅为个位数,在印度市场所占份额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完全无法与印度市场上热销的印度本地和日本品牌相比。由此,印度成为哈雷表现最差的国际市场之一。

  为了规避印度对整车进口征收的高关税,2011年哈雷在印度设立了组装工厂,进口关税相对较低的零部件在印度进行组装,希望以此降低销售成本。

  但是由于销售量一直萎靡不振,开设组装厂反而使成本不断增加。所以,哈雷一度考虑过将组装任务委托给印度本地厂商,可惜因找不到符合条件的合作伙伴而不得不放弃。

  今年3月,哈雷迎来了新的首席执行官(CEO)蔡茨(Jochen Zeitz),他提出要对哈雷的业务进行重组。重组的原则是退出盈利无望的海外市场,把销售区域从现在的约100个国家和地区,缩减到50个左右,印度首当其冲。

  加之受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影响,哈雷在今年第二季度出现了最近10年来的首次亏损,加快了退出印度市场的步伐。组装厂关闭后,有约70名本地员工失业,哈雷也将支出7500万美元,用来支付退出印度市场的各种费用。

  目前,摩托车产量占据印度机动车行业80%的总产量。随着印度人均收入水平的提高,以及电商“最后一公里”配送的需求等刺激,市场人士估计印度摩托车市场将快速增长。根据MarkLines的数据,到2026年,印度摩托车年产量有望增长到5060万辆。

  打击

  特朗普对哈雷摩托车的感情可不一般。他一直大赞哈雷是一家“伟大的美国公司”,是“美国的标志”。他2017年在美国国会发表演说时,称其他国家向哈雷征收“十分重的关税”,也声言要代表哈雷等美国公司向其他国家争取“公平的贸易”。

  到了2019年,在美国与印度的贸易摩擦中,特朗普更是把哈雷的案例提升到了一个新高度。

  2019年3月2日,特朗普在马里兰州一个共和党人士的活动上猛烈抨击了印度。“印度的关税非常之高,他们向我们收了很多。”特朗普说,哈雷摩托车就是一个例子,“当我们运往印度一辆摩托车时,它的关税是100%。当印度向我们运来一辆摩托车时,我们毫不犹豫地不收他们任何费用。”

  受到特朗普的压力,印度其后将哈雷100%的关税调降至50%。

  在2019年6月的访谈中,特朗普说:“我给莫迪打了电话,告诉他这是不可接受的。只需要一个电话,他就把关税减了50%”。他继续表示:“但我又说,这仍然是不可接受的,因为我想要的是没有关税,而他们(印度)目前正在做这方面的工作。”

  如今哈雷摩托车退出了印度市场,特朗普再也无法拿它和莫迪说事儿了,不过哈雷摩托车“打包走人”,对莫迪来说同样不是个好消息。

  印度经济在第二季度萎缩了23.9%,为此莫迪政府正千方百计吸引外资、提振经济。据印度知情人士称,印度正计划向外资企业提供总额230亿美元的激励奖励,以吸引外企到印度设立制造业基地。

  其中就包括机动车制造业。如今非但新的没来,已经经营多年的还要跑路,这对印度政府吸引海外制造业企业投资无疑是个打击。

  其实,丰田汽车也曾指称印度税收制度过于严苛,且在几周前宣布放弃扩大印度业务的计划。而实际上丰田的耐心已经非常不错了,因为同样的原因,通用汽车早在2017年就离开了印度市场。

  有观察人士称,由于印度的营商环境,加之今年受疫情影响,印度国内需求进一步下降,恐怕将压垮更多外企,加剧他们退出印度市场的决心。

楼主订阅回复提醒

让我们一起为武汉加油、一起打赢这场防疫战、中国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