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盛国际开户_17708839998

她一直都是爱他的,喜欢上了继父带来的他,自己所谓的哥哥,她一直没有后悔过,只是有些事情,有些告白只能默默的守在心底,就像陈酿在地窖的红酒,时间越久味道越浓烈,当破土的那一刻,却丧失原来最独特的香味…
  
  “揍她,给我狠狠的揍她,叫她不长脸”狭小的街头小巷子里传来一声狠毒的教训声,一些穿着如同女混混的女生狠狠的用拳脚踢打着已经躺在地上穿着白衣服的女孩子。“朴七浅你不是挺有能耐的么?怎么不吭声了,怎么不求饶了?”为首的女生表情凶狠狠的盯着躺在地上的女孩子,挥了挥手示意那些女生停手,然后自己走向躺在地上的的女孩子身边,伸出手抓住她的头发,看着她额头出血,弄的血迹斑斑的脸,哈哈的大笑了几声,然后用骄傲的声音说道“朴七浅,这只是给你个教训,下次在这样子,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一群女生就这么离开了,目送她们离开,缓缓的动了动已经快要折掉的手指,挣扎着扶着身边的墙,努力的想要站起身却又瞬间趴了下来,来来回回反复的折腾了很多次然后扶着墙,一步步艰难的走着,来到公园里的水池里,把手指放在水池里很很的冲洗着,然后迈着斑驳的步伐走回家,他还在家里等着我,只要回家就能看见他了,只要回家就能够看见他了。
  
  很艰难很艰难的迈着步伐,眼前的一切切开始变的恍惚起来,模模糊糊的看不清东西,感觉心脏隐隐的一阵接着一阵抽痛着,终于无法忍耐住这份疼痛,而昏了过去。
  
  在醒来的时候,看见了他,他坐在椅子眼睛通红的,紧紧的握着我的手说“浅浅,你吓死我了知道么?,你倒在路边了,是一个好心人发现了你,然后拨打的抢救电话,然后在你的手机里发现了我的号码,找我来的,你真的吓死我了知道么?”看着他一脸紧张的模样,伸出手摸上他的脸,然后用很小很小的声音说“泽,我喜欢你,我爱你,真的,真的,很爱”。
  
  “我一直都知道啊!我也爱你浅浅,你是我最好的妹妹,永远的”。一句话如同在心里狠狠的扎了一刀,牵强的扯了扯嘴角的笑容,一脸的忧伤,转过头看向他,用很忧伤的声音说“你真的不知道么?”他避开,不看我的眼睛,我低下头看着自己被包扎上纱布的手,静静的用极其平静的声音说“我想吃冰淇淋了”你马上会意的说好,然后逃跑一样的跑出去。
  
  看着自己寂寞的手指,它一直在等着你的手指紧紧的握着,一直在等着你亲吻它的美丽,可是你只会躲避,甚至躲避这份心,泽,我爱你,一直很爱你。
  
  换上自己最喜欢的衣服,走出医院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回头不舍的望去,就看见你正在不远处走来,你看见我要走,快速的跑了过来问我为什么要走,不留下来养伤,我走上前,抱住你,然后在你毫无注意的情况下亲吻了你的唇,原谅我,这就算是我给我的爱情一个交代吧。
  
  “哥!第一次这么安静的叫你哥哥呢?哥,我走了”然后在你没有反映过来的时候坐上了计程车,车子开的很快,尽管你在后面拼命的追着,我望向后视镜里的你,即使知道追不上也依旧奋力的跑着,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对不起了,泽。仅此这一次,以后没有我的日子,你也要好好的,我在也不能陪着你了。
  
  三个月后
  
  “浅浅,今天是你离开的第三个月了”泽坐在广场的座椅上,看着广场上的鸽子,落寞的独自吃着食物,内心一阵感伤,一个女孩子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递给了他一封信,信封上清秀的字体,让他知道这个就是浅浅写的信,刚想抬起头问问那个女生是不是知道浅浅在哪里,却发现那个女生早就离开了,打开信封,一张写的很工整的信出现在了眼前,似乎还残留着浅浅的味道。

论坛: 
关键词 tags: 
dsyxgs 的头像

楼主订阅回复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