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鼎盛国际_17708839998

敏嘉很多天没有看到那个思仪了。他突然觉得胆小的女孩就像自己曾经养过的一只兔子,他不自不觉画出了一只兔子,突然他有了一个想法。他拿出A4的素描纸,淡淡地描出了树的形状,兔子的形状,然后找出蜡笔,轻轻地开始涂抹。运动员敏嘉同学只能这样作画。他除了幼儿园学的蜡笔画以外,基本可以称之为画盲。

  完成作品的时候已经凌晨一点多了,窗外有蛐蛐在叫。哦,夏天来了吗?

  思仪却没再出现。夏天快来的时候,思仪奇怪地病倒了。她低烧不退,先是去校医那里看,然后是市中心医院的医生,省里的医生,北京的医生……

  春天再来的时候,治病注射的激素,使得她胖了不止两圈。她孱弱得去不了球场观球,她不知道那个叫敏嘉的男生,是否还坐在候补席上。她不知道,敏嘉曾经用过一个夏天的柔情,等待着自己的出现,只想送给自己一幅蜡笔画。

  他们都不知道,很多很多事情,在那个夏天发生,并且消失不见。

  作为这桩青春事件的见证者我们姑且将其称为“青春期特有遗忘”吧。

论坛: 
关键词 tags: 
dsgjyl 的头像

楼主订阅回复提醒